雅戈尔的道可道——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
发布时间:2017-04-26

        在熙来攘往的上海南京路上,一部《穿在身上的中国》纪录片迎开了“雅戈尔之家”的大门。

        《穿在身上的中国》从桑麻、布衣、霓裳、锦绣、子衿、匠心六个篇章,以纪实的角度,诉说纺织服饰文化在当下的传承、人文与情怀,亦呈现了中国纺织服饰的发展在世界的伟大价值。它让人感叹,中国几千年的光辉历史,那个曾让世界各国纷纷前来朝圣的伟大国度,就是由我们祖辈们孜孜不倦,用那无数辛勤劳苦的双手一步步创建的。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那些出现在我们生命中早已被认作理所当然的一物一件,都曾在某个时代引发惊叹,都曾是属于某个时代的一个奇思妙想,伟大创意。

        想到这里不由得叹息起来,也陷入了思考,从中国纺织服装历史的辉煌过往,到现代中国服装产业的状态,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者说错过了什么? 

        在清末民初,洋务运动的盛行,百日维新,社会面貌发生剧变。一个曾经如此昌盛的国家,在其衰落期间,国民由于国家的不强盛,越发对自身的文化、自身所崇尚的价值失去信心,而开始向另一个强大的文化投以强烈的向往,渴望大量学习、极力的吸收,来强大自身。这究竟是一种自我的救赎,还是对自身文化的自卑,或只是无意识地遵循一个社会的定律。 

        新中国改革开放初期,当时中国纺织服装产业还无从谈起,而只是一些零散的工厂在做着简单的加工、制作的作业,以养家活口。当时的宁波凭借其“红帮裁缝”的历史地位,成为相对密集的服装加工地。勤劳的当地人传承了宁波沿海一带的纺织传统,从单一的生产加工起步,大大小小的加工厂日日夜夜辛勤的劳动。当中,有一家于1979年成立,名叫“宁波青春服装厂”的小工厂,或许它们从没想过会自己将来会成为开拓现代中国纺织服装业的重要成员。这家小工厂的脚步一直伴随着现代中国服装产业,它似乎在以它的前世今生,述说着一个关于现代中国纺织服装业的故事。

        雅戈尔的“中国制造”

        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因服装原材料生产的便利性、低廉的劳动力,加上汇率问题等诸多因素的结合下,中国服装业形成一种国际贸易优势,为许多愿意辛劳刻苦的人们提供了发家致富的途径。人们因对提高生活水平的迫切渴望而拼命劳动,中国纺织服装业也随之踏上高峰,中国逐渐成为了国际知名的服装制造大国。外贸加工产业的日益高涨,这家“宁波青春服装厂”在浪潮中逐渐强大了自己,并兴起了品牌的意识。在其成立11年后,“宁波青春服装厂”以“青春”的英文音译,变成我们熟知的品牌“雅戈尔”。 

        然而,在国家不断的高速增长中,伴随国民购买力高涨,以及外资大举进入中国市场。这导致了人民币需求剧烈上涨,人民币汇率在上涨的强大压力下不断攀升,加上国内劳动法的日益完善,服装外贸加工的利益优势在国际视野中大大减弱,致使了大量以外贸加工为根本的服装厂相继倒闭。当初在中国服装业开端时,那批勤劳的业者们被大量的抛弃,而那家“青春服装厂”则由于没有在第一波浪潮所制造的高峰中自满自足,及早意识到了产业发展的变化,极力推广自身品牌,开拓本土资源。在其不断学习国外经验中,亦整合国内外原材料资源,逐渐形成品牌集团。它把握了恰当的时机,迎合了中国内需的大量提高,分享了当时巨大的红利,再次拓展了自身的品牌。与国际公司合作,融合并借助资本市场,继而成功上市,成为了“雅戈尔集团”。 

        一个大国的发展,由于其人口基数的宏大,国人经济实力的普遍提高能发展出惊人的消费力。在中国内需市场不断壮大时,中国本土品牌的纷纷崛起,再次引发新的浪潮。雅戈尔借鉴西方寡头经济的模式,在发展自身品牌之余,开发上下游产品,不断整合和完善产业链。兼并世界品牌,发展房地产、金融投资、酒店、旅游等多元产业,形成了一个巨大产业资源,为雅戈尔集团提供了其品牌的发展道路上所需的丰实资本与资源,让雅戈尔在中国不断扩大的内需市场里始终占据重要比例。

        现如今,随着中国的政经地位提升,大量国外品牌进入中国市场。中国服装业既面临着严峻的国际性竞争,又直面本土制造业的雪上加霜,形成中国品牌、中国纺织服装业的又一巨浪。与这一巨浪相随的是21世纪中国的复兴,它唤醒了中国人内心酝酿已久对自身文化的自信心,刺激了那份冉冉升起的民族自豪感。人们不由自主地要去寻回中国文化的根,迫不及待得要去推崇中国文化,以中国文化为核心的“中国创造”的旗帜高高扬起。“中国创造”似乎成了中国服装业的新血液。

        此时雅戈尔推出的“中国创造”时尚发布平台,让雅戈尔再一次踏入这个浪潮的风口浪尖处。运用自身在经历前三个浪潮中所累积的丰富经验和庞大资源,以及其国际竞争中所占据主动性,极力去推动“中国创造”。雅戈尔是一个在变革中壮大的企业,在国家纺织服装业三次浪潮中,他都以高瞻远瞩的目光,将三次的惊涛骇浪转化为了雅戈尔成长的三个关键。这次对“中国创造”的推动,或许,正是迎来了雅戈尔第四波发展契机。
雅戈尔的“中国创造”

        我一直在想,雅戈尔在推动“中国创造”时尚发布平台之时,雅戈尔作为中国纺织服装业的巨头,是如何理解“中国创造”四个字的,而它又是如理解自身在“中国创造”这波浪潮中的角色的。

        在如今巨大的利益主义的催化下,对于设计师的工作效益要求极高。设计师不再以设计的创新为原则,而讲求高效率的仿制,成为中国设计的一番常态。中国服装业似乎正处于一个漩涡中,独立创作能力的设计师的缺失,无法令消费者对于设计产生惊叹,无法产生尊重,继而无法赋予设计师更多自信和资源去创作,设计师唯求高效,却丢失灵魂,导致消费者无法被产品感动,最后丢失期盼。或许,许许多多的人早已看破这一切,却因形单影只而愤而无力,要逆转现状,需要一个又一个拥有广大实力的集团的支撑。只有当人们普遍尊重原创时,设计师才有动力去创作,也正要设计师能创作出动人的原创作品时,人们才会尊重设计师的才华,从而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因此,在当今浮躁的中国服装业中,能寻觅依然坚持原创至上的设计师,能培养出独立创作的设计师,为有能力的原创设计师提供创作资本和资源是中国服装业逃离漩涡的关键。雅戈尔“中国创造”时尚发布平台,正是把中国服装业从漩涡中抽离的一双强壮的手。

        《穿在身上的中国》是继《舌尖上的中国》后推出的又一个作品。它将中国自身的文化系统用深入人心的诠释手段,让大众潜移默化的去理解中国服饰文化的本质,以排山倒海似的大众舆论,去提高人们对中国服饰文明及时尚意识的普及。原创的背后从来就不是无中生有,任何原创的萌生都须经过对大自然、对历史的深究,从而衍生有根据的有传承的重构与解构,而“中国创造”的根更是在于其深厚的历史文化背景。借助《穿在身上的中国》的这部纪录片,让历史悠久、千丝万缕的中国服饰文化,得以进行自身文化系统的梳理,让东方时尚哲学得到重构与传颂。《穿在身上的中国》的这部纪录片,将为“中国创造”赋予蓬勃的生命力。

        在当天的雅戈尔“为中国创造”时尚发布平台上,还举办了时尚摄影师张悦的人物摄影展。这似乎在传达着时尚摄影这个领域在于时尚服装行业中的关键地位。我们如今所有奉行的品牌文化的构建,其实都离不开时尚摄影的几张经典大片。一个品牌品位的推广,其实就浓缩在能代表那一季度的系列风格里,那最关键的几张时尚形象片中。对于任何一个原创的品牌的创建,时尚摄影师的创作十分关键。雅戈尔的“中国创造”时尚发布平台,给予了原创品牌、原创独立设计师们一个与知名时尚摄影师交流的渠道。同时也让我领悟到,其实“中国创造”并不局限于设计的原创,而应该是,在与众多时尚视觉相关的领域的共同创作、共同创想下才能产生。  

        一场以“跨界“为主题的分享会中,亦让我对“中国制造”与“中国创造”有了更深的了解。参与分享会的有时尚摄影师、科学家、导演、艺术家、企业家等,各种跨界间的讨论,让“中国创造”的讨论在维度上得到扩展。当中最令我有感触的便是雅戈尔的产品技术代表与WSGN代表之间的对话。雅戈尔的产品代表,在我眼里是一位匠人的代表,因为他骄傲的诉说着雅戈尔苦心制作研发的成果得到国际的认同,他代表的是一位工匠对技术的创新的渴望和收获。WSGN是来自英国的时尚趋势研究单位,一直是世界未来时尚潮流的指标。两者间的碰撞,似乎在传达着,当人们生活状态的不断更新引发新的需求的同时,匠人们在时尚权威人士的启迪下孜孜不倦的创新,实现人们对未来的期待。

        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不是单纯从“加工”到“设计”。必须认识到,“中国创造”要摆脱的是传统而没有技术含量的制造,要推动的是从生产方式、生产工具的创作和开发中蕴含的巨大的创造性。“中国创造”,不应该与制造业道别,而是将其转化成可持续发展、高科技、高效、专利性的制造业。

        在什么都成为可能的未来,全球服装制造业将会在不久的将来,摆脱现有传统的生产模式。从科技面料的开发,服装缝纫技术的突破,生物科学的应用,科技产品的结合,和我们已经熟知的3D打印技术的改革等等,皆可能是属于中国纺织服装制造业“中国创造”的未来。

        雅戈尔一直与中国纺织服装业的命脉紧密相连、共生共进,在每一次行业的惊涛骇浪中,它逐渐壮大、无畏前行。

        愿雅戈尔抵达世界顶级时尚集团的殿堂,成就雅戈尔道路。
 

  *(500字以内)  
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08 YOUNGOR All Rights Reserved